孽緣7--再遇

 

 ◆  我是你轉身就忘的路人甲,憑什麼陪你蹉跎年華到天涯?

 

 

月亮很圓。 
時近中秋,水上有精緻的畫舫緩緩漫遊,絲竹管弦在伴奏著文人雅興,河邊一群小孩在點花燈,燈月光影幻作五色。 
團圓節日,熱鬧喧囂的世界在竹林子外面。 
朴智旻一個人仰臥在墳頭上,望著天空發呆,每到這團圓的節日,他就更加想念閔玧其了。 
已經三百多年了。 
這三百多年來,天知道他受了多大的委屈,自從身上有了閔玧其的陽氣,那些小鬼魂都把他視為厲鬼,不肯與他親近,原來是朋友的小文他們也敬而遠之,生怕自己會害了他們。 
每當這個時候,朴智旻就會念叨起閔玧其來,他總是將那塊玉佩擺在他的墳前,一遍又一遍地來回撫摸著,腦海中努力回想他的模樣,一顰一笑,動人心弦,但日子久了,也漸漸模糊了。 
他不知道還要這樣再等多久,不知道閔玧其什麼時候投胎,也不知道投胎在哪裡,他每天都會去不同的地方找,可是不論多遠,他每晚都會回閔玧其的墳前,只有陪著他,才能睡得安穩。 
月光下,幽暗的竹林深處泛起了刺眼的綠光,朴智旻激動的握起身邊的玉佩,三百年了! 這貨終於有反應了! 
剛握起身邊的玉佩,就見天空中的黑云自北向南飄來,少頃,皇城之上,雷電晦明,只見蛟龍於雲層間上下翻騰,朴智旻心下大喜,起身前往皇城。 
果不其然,於蛟龍昇天之時,皇城內誕下一名皇子,因出生時天有異象,皇帝不敢輕易賜名,則派人去蜀山請掌門清微真人前來批命。 
朴智旻就躲在朝堂的朱漆柱子後面,望著眼前一頭白髮的老頭兒同皇帝說著什麼,他悄悄俯身靠近。 
啟禀陛下,宮中誕下六皇子,空中惊現蛟龍,實乃吉兆,意指皇子是人中之龍。”那白髮老頭向前一作揖,示作恭喜。 
龍顏大悅,即刻要封賞,卻被白髮老頭出言勸阻。 
陛下,皇子雖人中之龍,但其體質極易招染孤魂野鬼,必定命途多虛,體弱多病。” 
聽到這,朴智旻恨不得一個白眼將這老頭翻上天,又一個妖言惑眾的臭神棍。 
皇帝卻對清微道長的話深信不疑,“皇兒為何這般命苦,還請真人為皇兒想個萬全之策。” 
那懇請陛下允許老道帶六皇子回蜀山研修本派仙術,一來皇子待在蜀山老道必定不會允許厲鬼來襲,二來皇子修得仙術亦可自保,豈不兩全其美。” 
清微早已看透閔玧其的命數,必定這一輩子又會跟個厲鬼糾糾纏纏,何不趁早斬斷兩人情根。 
皇帝聽完亦是愁容滿面,卻又不能置皇兒性命於不顧,只得嘆了口氣,“准奏。” 
六皇子出生的當晚,就被清微真人帶回了蜀山。 
朴智旻也立馬跟了上去,他識得閔玧其魂魄的氣息,他等了三百年,終於等到了。 
歸至蜀山,清微真人將襁褓中熟睡的嬰兒置於床上,喃喃地低吟。 
為圓前世未了願,亦神亦魔下凡間。人生有限夢無限,不如一笑化雲天。以後你就叫做長離吧。” 
說完,他便轉身離去了。 
朴智旻左顧右盼,望見房中終於沒了人,才躡手躡腳地飄了進去。 
他伏在床邊望著襁褓中熟睡的閔玧其傻樂,伸出手指戳了戳他胖嘟嘟的小臉,又摸了摸他小小的手指,就在抽離時,食指被那小小的拳頭握住了。 
襁褓中的閔玧其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朴智旻,朴智旻咿咿呀呀地叫著他“小蘇嘎……蘇嘎……”,手指還不停地戳在他的臉上。 
朴智旻正享受著這一刻難得的喜悅,沒想到襁褓中的閔玧其突然“哇……”的一聲大哭了起來。 


懵懂的年歲總是短暫的,在朴智旻的陪伴下,閔玧其已至幼學之年,可儼然還是一副孩童貪玩的模樣。 
師尊,我們去山下玩嘛……”嘟著嘴的小玧其,拉扯著清微真人的衣袖,使盡渾身解數的撒著嬌。 
清微真人卻一把將他的手甩下,說了句成何體統,便拂袖而去了。 
朴智旻望著屋內撇著嘴馬上要哭的小玧其,心急的從門口的大樹上跳了下來,推門進了房間。 
怎麼了?小蘇嘎?” 
小玧其一見是朴智旻進來了,立馬撲上去抱住大腿,這整個蜀山,就旻師兄對他最好。 
旻師兄,師尊他不肯帶我下山去玩兒,我在這裡快悶死啦。” 
朴智旻揉了揉他的頭頂,笑得一臉寵溺,這閔玧其小時候還真是可愛。 
好好好,旻哥就帶你下山,咱們去逛逛!” 
小玧其一聽能出去玩,別提多高興了,一躍而起,躍到朴智旻背上,摟著他的脖子咯咯咯地直笑,不禁讓朴智旻想起了閔玧其前世背他去趕集的樣子,臉上笑意更濃,學著前世的閔玧其,將小玧其向上託了托,就飛奔出了大門。 
蜀山說大不大,說小卻也不小,他們繞了好遠的山路,才終於在正午時,進了城。 
第一次進城的小玧其蹦蹦跳跳,左看看右望望,一會兒戴著鬼面具突然衝出來嚇唬朴智旻,一會又叫嚷著要吃糖葫蘆,吃完糖葫蘆還要喝涼茶,差不多折騰到太陽快落山,兩人才正正經經的找了個酒樓坐了下來。 
鬧騰了一下午,朴智旻深深覺得自己老年人的體力跟不上了,雖然他還是十七歲時的容顏,卻已經是個一千幾百歲的老魂了,哪經得起這樣的折騰。 
可是望望旁邊還精神奕奕啃雞腿的小玧其,又覺得累點也值了。 
他伸出手拿帕子把小玧其臉上的油擦了擦,笑得一臉寵溺的看他啃著雞腿,“慢點吃,沒人跟你搶…” 
見小玧其專心致志的啃雞腿並沒有理他,調笑道,“你上輩子是餓死鬼嗎?”就算是上輩子閔玧其用來傷害他的話,在今天看來,也變成了另一種恩愛的方式。 
小玧其油乎乎的嘴裡塞滿雞肉,嘟囔著,“旻師兄,你種麼不吃啊?” 
朴智旻搖了搖頭,他一個只吃蠟燭和高香的魂,怎麼也對這些食物不感興趣,“小蘇嘎,天快黑了,你快點吃,吃完我們還要回蜀山呢。” 
師兄,你為什麼老叫我小蘇嘎,我明明叫長離,長離啊……” 
朴智旻不知怎的就是反感長離這個名字,長相思久別離的,一點都不好,哼,“你長得這麼俊,又這麼甜,自然要叫小蘇嘎(SUGA),才不要叫什麼長離,這麼難過的名字一點都不適合你。” 
哦…那旻師兄,我能多帶幾個雞腿回去嗎,這裡的雞腿太好吃了!”小玧其其實才不在乎叫什麼,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而已嘛。 
朴智旻看他嘴裡的雞腿還沒嚥下去,就想著要打包,吃著盆裡的望著鍋裡的樣子,就覺得好笑,卻又無奈,“好好好。” 
小玧其滿臉堆笑,桃花眼里波光流轉,望著朴智旻,朴智旻心下即刻柔成了一汪春水,眸子裡也只能盛下閔玧其的樣子。 
倆人拎著一包雞腿回到蜀山的時候,已經深夜了,卻萬萬沒想到,清微真人早在門口等候多時。 
小玧其一見清微,立刻跪倒在地,自知犯錯,低垂下頭,“師尊……” 
胡鬧!誰准許你獨自下山的!”清微白眉蹙起,怒視著腳下小小的閔玧其,這個皇子真是不叫人省心。 
我跟旻師兄…”小玧其自是不會說謊,剛想娓娓道來,轉頭卻發現身後的朴智旻早就不見了,心下抱怨,這個沒義氣的師兄。 
清微聽出了小玧其話中的端倪,也向他身後望去,卻什麼都沒發現,“你說…旻師兄?是哪個旻師兄?” 
師尊問話不敢不答,“是朴智旻師兄。” 
清微心下了然,便佯裝大怒,“長離!你跟我進來!看我今天不好好罰你!”轉身之際,同身邊的弟子交換一個眼神,他們等的魂,終於出現了。 
朴智旻遠遠的只見清微大怒,拖著小玧其進了房間,暗叫不好,該不會要挨打了吧,便不放心的跟了上去,伏在門口。 
只見房內清微大聲地訓斥著小玧其,堂下的玧其跪坐在地上,小小的肩膀不停地顫抖,發出無助地啜泣,朴智旻暗自心疼,眼見清微道長的拂塵自上方砸下,就要落在小玧其身上時,朴智旻並沒有多想,一下子衝了出去,卻在還沒觸碰到閔玧其時,被一陣法束縛住,現出了原形。

 

唷呵呵~

第二世來啦~~

不過<煉獄>好少人留言欸##

不想看ㄇ?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其實想打<煉獄>的小雪X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千娜×血琳娜 的頭像
雪千娜×血琳娜

雪色血跡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小俊凱??小玧其??
  • 欸欸~~有嗎??
    呵呵~~因為本人也是四葉草XD
    可能常常碼文會打錯名字XDD
    下次會讓頭腦清晰一點再碼文的~~
    也謝謝你的提醒唷~~~
    --頭腦亂亂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15 17:30 回覆

  • 不堅強的小水晶
  • 你這個臭師尊想對我家智旻幹嘛!!!!
    哼,要是智旻受傷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
    小玧其啊快點去救你的旻師兄吧ㅠㅠ
  • 那個師尊很XXX....
    在寫這篇文的時候我自己都被虐的不要不要的XD
    --糾結於<孽緣>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17 06:33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