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9

 

開虐囉

 

 

 

人總是要錯過了才懂得認清現實。人總是要錯過了才說出後悔的話。

 

 

隨著小玧其不斷地長大,也變得越來越成熟穩重,脫了些孩子氣,便曉得每日抽出些時間來打坐,他打坐時,朴智旻就在外面陪他打坐。 
這一陪,又是三年。 
待閔玧其走出禁地之時,已至志學之年。 
他出關那天是清微真人親自來解的封,朴智旻就遠遠的躲在一棵樹上眺望著,望著清微真人身後的閔玧其,他用口形跟他說了句等我,就滿面笑意地跟著師尊入了璇光殿。 
自他入了璇光殿,朴智旻就回了弟子房等他,直至日落,他才歸來。 
遠遠的望著那個被夕陽染紅的身影,瘦了,也高了,有了他初遇他時的模樣。 
朴智旻欣喜,自房門口沖他揮手,卻未見閔玧其有任何反應,直至朴智旻將他擁入懷中,他才冷冷地推開了。 
朴智旻略有些吃驚地望著他,他卻依舊面無表情,只冷冷地回看著他。 
一人一鬼對立許久,閔玧其終於開了口。 
今日在璇光殿,師尊教了我們如何辨別厲鬼與其他魂魄。 
他的聲調不急不緩,卻狠狠地戳中了朴智旻的心事。 
讓我來看看你……”他拉起朴智旻的手,讓他在自己面前繞了一個圈,伏在他耳邊深深地嗅了嗅,有人類陽氣的味道呢!他的聲調佯作輕鬆愉快,臉上的笑卻虛假的很。
 
朴智旻狠狠地掙脫了他的禁錮,他討厭這樣陰陽怪氣的閔玧其,有話為何不肯直說,你到底要說什麼?! 
閔玧其冷哼一聲,望著朴智旻,你明明就是厲鬼!何必在我面前假裝小綿羊! 
我從未害過人!朴智旻剛說出口,就後悔了,他害過人,害了那個他深愛的人。
 
那你身上的陽氣從何而來?!其實閔玧其根本就沒聞出什麼陽氣,是師尊告訴他的。
 
那是前世的閔玧其他自願渡給我的…”朴智旻望著閔玧其的眼神暗了暗,卻始終未曾逃離,他已經分不清了,眼前的閔玧其到底是不是那個他深愛的閔玧其了。
 
此時眼前的人怒意更盛,他雖不知道朴智旻口中的閔玧其到底長什麼樣,但只覺自他口中道出這個名字,連聲調都變得好聽了起來,朴智旻對他的愛意,必定不會少於自己對朴智旻的愛意。 
只想到這,他心底升起一股別樣的怒火,也許這就是世人道來的嫉妒。 
你胡說!你這個滿嘴謊言的騙子!怎麼會有人甘願奉獻陽氣給一個厲鬼。
 
他極力的否認那個閔玧其對朴智旻所做的一切,好像這樣的否認就能減輕朴智旻對那人的愛意。 
是的,他在嫉妒。 
發瘋一樣的嫉妒朴智旻與那個閔玧其的愛情。 
你可以否定我!卻不能否定閔玧其!
 
曾經以為多麼偉大的一件事,在這個閔玧其的口中卻變成了騙局,朴智旻是真得該好好認識認識這個披著閔玧其的皮,卻與他截然不同的人了。 
一個害人不淺的厲鬼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囂!你快點滾!滾出蜀山!不然我就把你收進鎖妖塔!
 
看著朴智旻一直在袒護那個閔玧其,又想到他之所以會陪在自己身邊,也只是因為自己像那個閔玧其,他心裡所有的嫉妒讓他變得有些暴戾,他凝神聚氣,召來佩劍,直指朴智旻。 
劍鋒抵在胸口,兩人之間明明曾今那麼親近,如今卻劍拔弩張,不,是一人劍拔弩張,一鬼毫不反抗。 
朴智旻只愣愣地望著他,雖然他出口傷人,雖然他改顏相向,雖然他劍拔弩張,可是他就是閔玧其啊。 
想到這,朴智旻就軟了下來,定在原地,他從未想過再離開閔玧其的身邊。 
可是一旁的閔玧其並未想太多,只是覺得朴智旻就是跟他槓上了,怒意不可遏制,念動口訣,驅動佩劍,直直的自朴智旻的胸口穿過了身體。 
只是一瞬的事情,朴智旻便跪倒在地,狠狠地摀住胸口,胸口痛卻痛不過心裡,他不敢相信閔玧其居然真得對他出手了,他低沉的頭抬起,卻流不出一滴眼淚,只絕望地望向閔玧其。 
他眼中的絕望刺痛了閔玧其,讓他覺得胸口有千萬根針在扎,想來他給朴智旻的這一劍不止痛在朴智旻身上,也痛進了他自己的心裡。 
朴智旻捂著胸口踉蹌遠去的身影,在過了許久之後,還是時常浮現在他的眼前,偶爾倚在門邊,便想起那人眼中的絕望,他真得傷他太深了。 

整半月未見。 
朴智旻卻還是不願相信閔玧其居然對他作出了這種事,他依舊藏在閔玧其房門前的那棵樹上,捂著傷口,安慰自己,他只是不記得他了而已,可事實卻深深地傷了他的心。 
就算不記得曾經,但是在他們共同成長的這十五年裡,所有的情誼也都是假的嗎? 朴智旻現了原形,獨自在酒肆放肆地飲酒,好像只有醉倒時,他身上的傷口才不那麼的痛。 
朴智旻喝得醉醺醺地爬回樹上時,腳下一不小心踩了個空,直直從樹冠上掉了下來,此時屋內的閔玧其聽到一聲巨響也跑了出來,只見朴智旻摔倒在地,揉揉摔痛的屁股,又要繼續往樹上爬。 
閔玧其覺得這個場景似曾相識,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。 
他看著朴智旻費勁兒地往上爬,左晃晃右轉轉,卻怎麼也爬不上去,笨拙的動作,逗得他直想笑,可又忍不住地想上前去扶住他。 
似是感覺到背後灼灼的目光,朴智旻猛地回頭,卻看見閔玧其的笑僵在臉上,居然敢嘲笑他,這個小子,他走過去一個爆栗敲在閔玧其的頭上,撒嬌似的大吼道,笑什麼笑! 
可是又不知是動作太大扯到了傷口,還是多日飲酒讓傷口又惡化了,朴智旻的胸口突然開始絞痛,痛得他連站都站不直,只得蹲了下來,縮成了小小的一團。 
只道他是喝醉了,撒酒瘋,閔玧其蹲下身去,摸了摸他的頭,還打算戲弄他一番,可就在看到他臉色的瞬間,才驚覺異常。 
他的臉色慘白的近乎透明,額角密密麻麻的佈滿汗珠,緊皺著眉頭,似乎正承受著巨大的痛楚,閔玧其看著他這副樣子,有些慌亂,伸手將他打橫抱起,朴智旻縮在他的懷裡呢喃,閔玧其……” 
聽他呢喃的叫著閔玧其,心下的嫉妒又蹭蹭的冒了出來,直想把他扔在地上,可是見他緊皺的小臉,又不忍放手,將人徑直抱進了房間。 
將朴智旻平放在床上,他替他檢查傷口,只見前幾日被刺傷的那處,傷口已經開始發黑,他完全就沒有在意過自己的傷嗎? 還去酗酒! 
閔玧其越替他上藥,臉就越黑,可一想到明明就是自己刺傷了他,心裡又萬分的愧疚。 
望著朴智旻睡熟的側臉,坐在床邊的閔玧其開始發呆,他回想起出關那日他隨師尊入了璇光殿。 

剛將殿門關閉,師尊就一聲呵斥,他嚇得跪倒在殿內。 
你入禁地之前答應過我什麼!
 
不再見他……”閔玧其自知犯錯,垂下了頭。
 
那這五年你有沒有做到!
 
徒兒……”
 
眼見閔玧其沒有回答,自是默認,清微真人冷哼一聲,手執神劍就要衝出去。 
卻被閔玧其緊緊的抱住了大腿,伏倒在他的腳邊。 
不要!師尊!徒兒以後不會再見他!也不會讓他出現在蜀山!
 
清微真人甩掉閔玧其的手臂,轉身向內殿走去。 
希望你說到做到!下次再見到我定要他灰飛煙滅!他若不灰飛煙滅,定會繼續連累玧其,至他再入輪迴。
 
………”閔玧其低下了頭,陷入沉思。
 

不知過了多久,閔玧其回過神來,靜靜地望著床上的朴智旻,精緻的五官勾勒成一個絕美的少年,尤其是那少年微微翹起的嘴唇,好似正期待著什麼。 
他拿起一顆丹藥銜入口中,遞到朴智旻的唇邊,稍一猶豫,便兩唇相接,那顆丹藥順勢落入朴智旻口中,他渡了一口真氣進去,丹藥被吞了下去。 
可是他的唇卻怎麼也不肯離去,唇上柔軟的觸感讓他著迷,他將他的唇瓣含入口中,反復吸吮,舌尖勾勒出他的唇形,輕拭啄吻,輾轉反側,濃濃的酒香瀰漫入口中,閔玧其好像也醉了,醉倒在了朴智旻的溫柔鄉里。 
他悄悄地躺在朴智旻的身邊,輕輕地將他擁進懷裡,順撫著他的長髮,手指撫上他的眉眼,這感覺如此的熟悉,他卻不敢貪戀。 
只一晚,他想佔有他,只要一晚,就夠了。 

 

 

 

棉花糖們~安妞AWA

嘿對沒錯~開 虐 了 WWWW

不要哭的太傷心阿~因為...

後面還有更虐的XDDDDDD

一直到倒數第二篇都會是虐文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自己在碼文都哭的不要不要的小雪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你捨得虐我嗎QQ
    是說 防彈得獎了!!!
    得獎了!
    七點邊等車邊吃早餐還頭痛 一切都值得
    這樣我被虐也甘願XD
  • 嗯捨得((被揍
    嗯嗯!對阿!!
    超開森的!! ((灑花
    WWWWW
    --也超開森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13:40 回覆
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防彈得獎了
    超開心的
    妳虐到我流眼淚了
    歐逆
    By再用學校電腦的豬羊
  • 嗯嗯!對阿!!
    超開森的!! ((灑花
    乖喔乖喔~不哭不哭~~
    後面會更虐拉((抱(拍背
    --也用學校電腦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13:42 回覆
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我居然沒被虐到((神奇
    平常明明超常被虐到的
    沒關係 我等後面什麼時候會讓我哭(X
    防彈得獎啦~~~~\粗咖嘿/
    可惜我沒跟到直播qwq

    By.凜翼
  • 哈哈~應該是我功力不夠的關係吧?!
    快了快了WWWW
    嘿阿嘿阿~((灑花XD
    沒關係~因為...
    小雪也沒跟到QAQ
    --也沒跟到直播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19:0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