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10

 

 

◆我們都錯傷了彼此。

 

 

 

 

一大早朴智旻醒過來的時候,頭還有點痛,他環顧四周,尋找著閔玧其的身影,在他昨晚模糊的記憶裡,最後出現的那個人明明是閔玧其。 
他起身跳下床,裡裡外外的尋了個遍,也沒尋到閔玧其的影子,正要出門時卻被清微真人攔住了去路。 
他已經下山去了,既然是不辭而別,你又何必苦苦追尋!
 
朴智旻望著清微冷笑出聲,哼,他已經魂牽夢縈地苦苦追尋了他三百多年,好不容易尋到了,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! 
他不顧清微地阻攔,就要踏出房門。 
你再執迷下去,這一世還會害他死於非命!清微真人面對如此執迷的二人,洩露天機也實屬無可奈何。
 
朴智旻臉上似有一絲落寞劃過,眼神暗了暗,卻又毋庸置疑的堅定,上一世他為救我丟掉了性命,這一世我定會護他周全! 
你可曾問過他是否願意,你怎能如此自私!
 
朴智旻沒有再回答清微真人的話,低頭衝出了門口。 
是,他是自私的,他自私的想要留在他身邊。 
沒有閔玧其的地方,哪裡都不是家。 
清微真人看著朴智旻堅定的身影,卻也無可奈何,只得嘆了口氣,他回皇宮了。罷了,讓他去吧,皇宮內鬥凶險,說不定他真的可以護他周全。 
朴智旻聽到清微的話,勾了勾唇角,他肯成全他,就說明他的自私也並不全是錯的,他立馬起身奔赴皇城。 
好不容易趕到皇城,卻被困在了宮門之外。 
朴智旻兩手掐腰,氣呼呼地瞪著宮門上的那道鬼畫符,難怪那白鬍子老頭讓他找來,原來還留了後手! 
他抱臂在宮門前來回地走,不斷地探頭往裡頭瞧,天真的以為能看到閔玧其也說不定,可是在宮門口呆了整整一天,別說閔玧其了,連個人影都沒有。 
好不容易等到有個侍衛模樣的人出來,可是快馬加鞭呼嘯而過,帶起的塵土嗆得朴智旻直咳嗽,他卻還是立馬跟了上去,畢竟,見個皇宮裡的人不容易。 
朴智旻尾隨那人來到城郊一處別院,見他取了一封書信,便又要趕回宮中,時機成熟,他附上那人的身,快馬揚鞭,入宮。 
剛入宮門,他就被一人攔下,扯入了寢宮。 
快!舅父的書信!
 
朴智旻摸出懷裡的信箋交予他。 
哈哈,舅父也勸我早日行動,殺了老六,這皇位就非我莫屬了。那人滿臉猙獰地笑讓朴智旻不寒而栗。
 
老六? 朴智旻只覺得熟悉,卻也沒在意,繼續聽那人的差遣。 
你去告訴舅父,母后已經計劃三天后動手,定當剷除他,呵!誰叫這小子不好好待在他的蜀山修仙,非要跑回來趟這趟渾水!哈哈!那人詭譎地大笑著。
 
……”朴智旻隨便應承了幾句,便匆匆退下了。
 
他越想越不對勁兒,難道這人要害的是閔玧其?  
他現在必須馬上找到他。 
朴智旻從那人的身體裡脫了出來,在皇宮上空盤旋,終在一片富麗堂皇中尋得一抹青色的身影。 
他輕輕落下,定在那人身後。 
眼前的人比半個月前見到的要更高了,甚至超過了自己,只是立在桂樹下的身影卻更顯孤單,孤立無援的他在這宮中日子定不會好過,這一世,生在帝王家,也實屬可悲。 
他不忍再看他孤單的背影,上前拍了下他的肩,期待著那人轉頭時的驚喜。 
的確,閔玧其轉頭看見朴智旻的那一刻,有驚亦有喜,笑意浮上眼角,卻忍住了想要上前擁他入懷地衝動,你怎麼來了? 
我放心不下你,就跟來了。
 
兩人於樹下相會,漫天桂花飄落,卻掩不住一人一鬼眼中的思念。 
看著眼前的閔玧其,朴智旻才突然想起他來這兒的目的。 
小蘇嘎,有人要害你!
 
閔玧其被朴智旻突如其來的話嚇了一跳,愣了許久才收回了眼中的依戀,正視著他。 
啊?你為何這樣說?
 
朴智旻將他的經歷娓娓道來。 
閔玧其也自然心下有數,除了他一心要得皇位的三哥,誰還會如此心狠手辣? 
我早就知道,這次父王病重召我回宮,他們不會輕易放過我,可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動手了。
 
閔玧其覆手背身而立,掩飾住了一臉的憂愁,僅看到他的背影,朴智旻覺得事情並不簡單。 
他拍上閔玧其的肩,出聲安慰道,小蘇嘎,你不要怕,有旻哥在,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的! 
閔玧其繼續背身而立,只是語氣冷了冷,智旻,這次的事交給我自己來處理好嗎?他已經是個男人了,能獨立承擔一切,也能保護他了。 
這番話在朴智旻聽來,卻變了味道,他是不在需要他了吧。 
朴智旻沒有回話,只是自身後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腰,伏在他的背上,滿面的擔心,卻又將想要說的話生生吞回了肚子裡,只道了句,萬事小心,便轉身想要離開。 
閔玧其感覺到腰間的手緩緩地鬆開了,意識到那人要走,剛剛的躊躇滿志一瞬間又變得柔情似水,轉過身追了過去,一把將剛邁出幾步的人收進懷裡,低頭俯在他耳邊,靜默無言。 
被緊緊地圈著,朴智旻感覺到熟悉的擁抱,鼻子一酸,眼淚就蓄滿了眼眶,他低聲呢喃,似是說給那人聽,又似是說予自己聞,小蘇嘎,你的前世……就是閔玧其。 
明顯感覺到身後的人僵住了,朴智旻轉過身,將懷裡的玉佩拿出掛在了閔玧其的脖子上,將所有的深情望入那人的眼底,這本就是你的東西,現在還給你,他定能繼續保佑你的。 
朴智旻說的話令人難以置信,不管話是不是可信,眼前人的情誼卻是真的,閔玧其緊緊的回抱住朴智旻。 
夏末的風悄悄拂過,滿樹的桂花洋洋灑灑飄落,落在一人一鬼之間,甜得發膩。 
朴智旻將頭埋在他的頸窩,悶悶地出聲。 
閔玧其,我愛你。
 
聞言,閔玧其卻悵然若失,他口中的閔玧其是前世那個閔玧其,還是自己? 
自朴智旻離開後,閔玧其有整整兩日沒有見過他。 
直至第三日,傳來三皇子暴斃的消息,朴智旻才再次出現在他面前,他盤腿坐在房樑上,滿面歡喜的望著閔玧其,三日不見,甚是想念。 
閔玧其心下卻有些不安,智旻,為何三皇子突然暴斃?這事是不是與你有關? 
朴智旻毫不避忌的望著他,是啊,他要殺你,我自然不會留他。 
說這話的時候,朴智旻冷漠的表情讓閔玧其有些心寒。 
你怎麼能害人性命!這與厲鬼又有何區別!閔玧其只是沒想到,有一日,單純的朴智旻會為了他去殺人。
 
朴智旻見閔玧其非但沒有感激他,還斥責他,覺得這人真是不識好人心,怒氣沖沖地自房樑上跳下,出手推了閔玧其一把,他要殺你啊! 
他要殺我,可我並沒有想殺他,因為他是我哥哥!你把別人當哥哥,別人未必將你視作弟弟。
 
朴智旻見他一副義正嚴辭的嘴臉,就氣不打一處來,都讓清微那老頭教壞了! 
我不僅要殺他,我還要殺他母后,殺他舅父!殺光所有跟他串通起來要害你的人!朴智旻氣急,略有些口不擇言。
 
你如今怎麼變成了這樣?還是你厲鬼的本性使然!師尊說的果然沒錯!
 
我還要殺了那個迂腐的老頭!朴智旻急得直跳腳,居然敢說他是厲鬼,就厲鬼給你看!
 
一人一鬼都在氣頭上,猶如乾柴,被這一把火燒得旺旺的,劈裡啪啦,越吵越激烈。 
朴智旻!你不要口不擇言!
 
閔玧其!你變了!你前世都不會這樣的!提起前世,朴智旻就覺得委屈,前世的閔玧其會將他捧在手心,百般的呵護著,與眼前這個人大相徑庭!
 
前世!前世!又是前世!朴智旻你不要總活在過去了!現在的我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!他甚至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前世的閔玧其,還是朴智旻為了那個人強加給他的回憶。
 
閔玧其越想越氣,在朴智旻眼裡只有前世的那個閔玧其,他的存在不過是他的一個替身而已吧! 他怒意更盛,一把將脖頸上的玉佩扯下,摔在了朴智旻的腳下。 
玉佩落在朴智旻腳下時發出清脆碎裂的聲響,將怒火中的一人一鬼拉扯回了現實,同時變得冷靜了下來。 
朴智旻出神地望著腳下碎裂的玉佩,心想,完了,他跟閔玧其徹底的玩完了。 
而一旁的閔玧其看到碎裂的玉佩也有些後悔,後悔自己的衝動將朴智旻給他的一片好意付之東流,他默默地抬起手想要抓住朴智旻道歉,卻只在一瞬,朴智旻閃身出了房門,頭也不回的。 
閔玧其蹲下身子將地上的碎片拾起,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事情會變成這樣。 
他的本意只是想維護朴智旻的單純,不讓他參與到爾虞我詐的宮鬥中來,卻沒想到不僅沒能保護好他,還又親手傷了他。 
三年後,閔玧其繼位。 
這三年間,他將繼位路上的一切阻礙一個個剷除,將上百人的性命踩在腳下上位,他眼中的柔和也逐漸被陰鷙代替,他俯視著跪倒在腳下的文武百官,只覺高處不勝寒。 
夜涼如水,他立在樓台遠眺,三年了,朴智旻未再出現過。 
他握著胸前早已黏好的玉佩,望著遠方出神,每天一到夜深人靜,他便更加想念那個常在耳邊聒噪的聲音,奢望著他能再次出現。 
可是三年前是自己的狠話將他逼走,如今又如何奢求,只得憑欄眺望,淺訴心聲。 

紅酥手,黃縢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 
東風惡,歡情薄。 
一杯愁緒,幾年離索。 
錯、錯、錯。 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 
桃花落,閒池閣。 
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 
莫、莫、莫!
  

一聲嘆息。 
屋頂的白衣小鬼遠遠望著眼前人消瘦的背影,眼神中露出與年齡不符的悲涼,不住的呢喃。 

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 
曉風乾,淚痕殘。 
欲箋心事,獨語斜闌。 
難、難、難。 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鞦韆索。 
角聲寒,夜闌珊。 
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 
瞞、瞞、瞞。
  


其實這三年,朴智旻從未離開過他身邊。 
他每日憑欄眺望,他就每日觀之於後。 
兩人相互思念,卻不再見面。 
他怕他怪他,而他怕他惡他。

 

 

 

嗨唷唷~小雪回來囉~

預告一下~

下篇就是第二世的完結囉~

我會開掛來虐你們AWA

--也在準備一千賀文的小雪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千娜×血琳娜 的頭像
雪千娜×血琳娜

雪色血跡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我說啊~閔玧其不過高朴智旻一公分而已XDD
    沒有高到哪裡哈哈哈哈
    我有被虐到><
    可是我還沉浸在他們得獎的喜悅裡XD
  • 金魚歐逆啊~
    你不怕被閔先森宰嗎?!
    雖然這是實話XDDD
    哈哈我也是~ ((無限灑花中XD
    --也很開心的小雪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20:09 回覆
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有點被虐到 但還是沒落淚(#
    可能我還在南俊請求阿米P圖的結果啊盒盒盒盒
    想到小玧其就覺得好可愛><

    By.凜翼
  • 喂...
    下一篇你一定會哭! ((拍桌
    XDDDDDD
    嗯嗯!!好卡哇伊XD
    --想到小玧其的嫌棄臉就覺得好可愛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20:2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心酸酸的
    但偶沒哭
    歐逆你寫的詩好文言喔~~~~
    不過眼睛好痛喔,今天一直看要比賽的劇本快掛啦,中午不能睡
    6/2彩排6/3比賽QAQ
    這禮拜根本不能睡午覺QAQ
    但在累還是會來看你的文
    By求抱抱的豬羊((被打
  • 就是虐文阿~下幾篇你就會哭了XD
    這是寫古裝啊~用字遣辭當然要偏古代阿~
    比賽加油阿阿!!有努力一定會有收穫!!
    謝謝支持阿~~
    我才不要抱你勒=.=
    ((直接撲XD
    --以後會一直撲你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2 21:58 回覆

  • 猴子
  • 我來留言啦啦啦啦啦~
    最近真的太忙了~((電動.動漫.漫畫之類的太多惹~XDDD
    所以用了一些珍貴的上課時間都看完了哈哈~
    雖然不迷防彈可是內容寫的很好呢~~
    繼續加油喔~~((拿起放在旁邊的小說XD~
  • ((嫌棄臉
    不要來啊不要來啊~~
    你以後就都不要來~
    哼~
    --嫌棄你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3 17:1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