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11

 

 

 

所謂永遠,就是永不可觸及的遙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所謂絕望。就是我站在這裡,前方是地平線,後面是整個頹廢的世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翌日,閔玧其微服出巡,路過一家香火店,莫名感覺熟悉,踏步而入。 
隨從見自家主子手持一根高香而出,驚覺差異。 
夜半,閔玧其獨坐於桌前,望著桌上的一根高香,心情略有些鬱悶,他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就進了家香火店,還買了這麼大的一根香回來。 
越看桌上的香心情就越煩悶,乾脆差人捧上一壺酒,自斟自飲了起來。 
窗外的朴智旻直至閔玧其醉醺醺的仰倒在大床上時,才輕輕推開了房門。 
他一進門便被桌上的高香吸引了注意力,那是他的最愛。 
掠過桌子,他徑直向床邊走去,伸手撫上閔玧其的眉眼,壓低了聲音,都想起來了嗎? 
朴智旻反复摩挲著閔玧其的眉眼,眼中滿是依依不捨地想念,卻沒想到手下的那人突然睜開了眼睛,一把將朴智旻拉進懷裡,欺身而上。 
閔玧其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,只是自上而下地望著朴智旻,深情而繾綣。 
朴智旻被這突如其來的親近有些嚇到,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,黏膩炙熱,與這寒夜格格不入,他略微有些緊張地輕咬住下唇,卻不曾想,他的這個動作在閔玧其看來,異常的撩人。 
望著身下的朴智旻一副受驚小鹿的模樣,閔玧其心中升騰起一團慾火,壓,都壓不住。 
他閉上眼睛緩緩將頭向前探去,鼻尖準確無誤的頂到朴智旻的鼻尖,輕蹭,纏綿,越靠越近,朴智旻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炙熱。 
他緩緩抬手環上閔玧其的脖頸,微微嘟起嘴唇,閔玧其毫不猶豫地吻了下去,所有的愛意也終於在兩唇相觸的那一刻迸發出來,如暴風驟雨。 
閔玧其本能地將舌探入朴智旻的口中,朴智旻則努力地回應,彼此纏綿,來不及思考,緊緊擁抱著。 
閔玧其不斷地吮吸,糾纏著索取,手也開始不安分地在王源身上摩挲,一把將他腰間的束帶扯下,朴智旻的衣衫便散落開來,露出白皙的胸膛。 
未經人事的朴智旻略有些羞澀地扯住衣領,遮擋住露出的胸膛,卻被閔玧其一手抓住了手腕禁錮至頭頂,另一隻手卻自腰間游移而上,褪去了他的衣衫,細密的吻不斷落下,似啃舐,似輕舔,懷裡的人不斷的嚶嚀更刺激著他的神經,他衣衫盡褪,將朴智旻禁錮在懷裡。 
他自上而下的望著他,眼中現出許久不見的柔情,他壓制著慾望,嗓音低沉輕喚他的名。 
智旻……” 
朴智旻自然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,可那人若是閔玧其的話,他願意。 
他伸手環上閔玧其的脖頸,將他拉近,雙腿不自覺地盤上他的腰枝,將兩人的下身緊緊地貼在一起。 
他的這個動作無疑是允許了閔玧其的入侵,感受著身上的人不斷地馳騁,朴智旻也沉溺進去。 
一夜放肆。 
朴智旻早上醒來的時候,只覺腰痛,胡亂地翻了個身,卻仍沒翻出那人的擁抱。 
閔玧其也被懷裡的小鬼吵醒,又緊了緊擁抱,在他額角落下一吻,朴智旻抬眼看著他,忽想起昨夜,臉頰羞得緋紅,重新埋進他的懷裡。 
閔玧其見他一副羞澀的樣子,突然玩兒心大起,勾起他的下巴,直吻上他的唇,這一吻讓朴智旻連耳尖都羞得通紅,他摟緊閔玧其的脖子,伏在他肩上,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臉,撒嬌似的用耳朵蹭著他。 
閔玧其被他惹得哈哈大笑起來,兩手卻將他緊緊地按在懷裡。 
其實,自帶上玉佩那日起至今,閔玧其已經能完全的回憶起他前世與朴智旻所經歷的種種。 
他對朴智旻的愛意只比前世有增無減,還更多了些心疼,他苦苦等了他三百多年,又因為他變成了厲鬼,自己卻還在年少之時傷他多次,他欠他的,來世也不定能還起,所以今生,他願只為朴智旻而活。 
春宵苦短日高起,從此君王不早朝。 
自那日起,宮中便不斷有留言傳出。 
皇上為修仙得道走火入魔啦! 
有宮人看到他舉止怪異,不斷遣人出宮採買高香,內室里屯滿高香不止,還常繫於腰間。 
又有宮人看到他常將自己困於房間,自言自語,卻怡然自得。 
更甚者則看到皇上弓背屈膝彎臂,似是背上馱著個人,徜徉在宮廷之中,嘴角還不時含春而笑。 
舉國皆驚,人心惶惶。
不日,皇城皇帝瘋魔的事在各國間不脛而走,多國趁亂舉兵入侵。 
此時,閔玧其才意識到他還是位君王,他的國家與子民還需要他的保護,他不能任由國破家亡,只顧與朴智旻逍遙快活,他決議親自領兵抵抗外侮。 
朴智旻欲隨軍而行,卻被閔玧其厲聲阻止。 
智旻,我不想你再殺人,這樣你身上的戾氣只會變得更重,這種殘害生靈的事就交由他去做吧,你好好待在城裡,待我凱旋而歸。 
朴智旻眼見他披堅執銳,去意已決,眼中雖含不捨,卻舉杯為他送行,殊不知,他這一去,便是永別。 
戰場上。 
閔玧其催動仙術,召喚佩劍,披荊斬棘,奈何敵軍人數眾多,卻也節節敗退,被困於山林之上,彈盡糧絕,只得御劍飛行,前往蜀山求援。 
清微道長聽聞閔玧其破衣爛衫,渾身血跡,避而不見。 
閔玧其長跪於璇光殿外,苦苦哀求,跪了整夜,終聞殿內師尊聲響。 
前世因,今世果,你與那厲鬼執迷不悟造成今日這幅光景,怨得何人? 
師尊,徒兒不怨也無悔。 
那你便回吧,為師也無能為力。 
師尊!只是這城中的子民個個未做錯事,卻受牽連,生靈塗炭,師尊怎能見死不救! 
要救,也不是沒有辦法,劍閣有一神劍。 
閔玧其心下大喜。 
“……
確需朴智旻這種至陰之靈祭劍,方能發揮其效用。 
閔玧其聽聞,拍地而起,決絕地說,不用這把劍!我亦能殺出重圍,救我母國! 
轉身沉沉而去。 
殿內傳來一聲嘆息,兩人糾糾纏纏,終是害人害己。


朴智旻於樓台憑欄眺望。 
一日。 


兩日。 


三日。 

 

........



一月。 


兩月。 


三月。 

終望得城門大開,滿心歡喜的飄落於城門口,等待凱旋而歸的閔玧其將他擁入懷抱,卻未曾想,敵軍破城而入。 
他懸於城上,舉目遠眺,城中子民喊叫著四散而去,房屋起火,敵軍屠城。 
朴智旻頹然地跪倒在地,望著眼前的這幅光景,發出絕望的嘶吼,體內的戾氣四散而去,又匯集於城上,只一瞬,敵軍便灰飛煙滅。 
又一世,他因他而死。 
他決絕地轉身離去,決定與閔玧其死生不復相見。 
他不能再害他了。 

 

 

 

種麼樣阿AWA

有木有被偶虐到阿XDDDDD

別擔心~~下一世會更虐WWW

敬請期待囉~當然小雪我會給他們HE的拉~~

畢竟本人也不喜歡BE~~

--喜歡虐人的小雪XD ((被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有一點被虐到了阿((但還是沒哭(#
    我還沉浸在左三男(? 帶來的歡笑之中
    我等下一世(坐

    By.凜翼
  • 喂!!!!!!!!!!
    哈哈哈XDD((也沉浸太久XD
    明天阿WWW
    --努力碼文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3 23:10 回覆
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哇!
    歐逆敢寫微H
    我每次想寫但都寫不下去
    給歐逆一個讚
    🖒
    By用手機打字的豬羊
  • 呃...小豬羊阿...
    歐逆寫過激H的...
    被分類在"柾泰"的那一篇阿!!
    --其實很污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3 23:06 回覆

  • ARMY美人魚公主
  • 歐逆,你好壞,害我每次都看到心痛啊! 糖雞這麼甜,你為甚麼非得寫成這麼虐?我又得去翻翻別人家找甜文,中和一下了!
  • AWA
    我才不要道歉勒WWW ((被毆
    啊我就比較擅長虐文阿~
    沒關係啦~賀文是甜的阿XDD
    我每次看完虐文也都會翻別家找甜文中和一下XDD
    --努力趕賀文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4 19:08 回覆

  • ARMY美人魚公主
  • 歐逆,你好壞,害我每次都看到心痛啊! 糖雞這麼甜,你為甚麼非得寫成這麼虐?我又得去翻翻別人家找甜文,中和一下了!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我來留個足跡😇
  • 啊勒...
    醬我要回啥...
    ((現在才看到我沒有回XDD(被毆
    --對不起金魚歐膩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6/04 00:5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