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12

 

 

◆我們之間不可能,也不能。

 

 

 

 

上旋的明月掛在幽深的夜空,皎潔的月光照在冰冷的石碑上,聆聽淒涼的風伴隨著悠揚的琴聲寂寞地低語著,不知從哪里傳來一首古老的童謠,似乎在為這裡沉眠的逝者悲哀。 
一個醉酒的身影誤打誤撞入了這片墳地,手中的酒瓶碎落,驚醒了沉睡的魂魄。 
歌聲戛然而止,墳地四周升起幽暗的綠光,向這人影逐漸聚攏,狂風自平地起,那人才酒醒了大半,意識到自己僭越了,急忙跪下磕起頭來。 
可憤怒的冤魂卻不會就此收手,那人被扼住了咽喉,四肢來回的掙扎,他努力想抓住卡住脖子的那隻手,卻只生生在頸前抓出了幾條血痕,他努力地張開口想要呼救,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 
就在他即將絕望的垂下手臂時,扼住頸部的力量卻突然消失了,他頹然地躺倒在地,似逃過一劫般大口喘息著,卻沒曾想,胸口突如其來的一擊,讓他直接喪了命。 
你在做什麼?!朴智旻現出了原形,一臉錯愕的盯著眼前一襲黑衣的魂魄,他剛剛明明只是想嚇唬嚇唬他就放他走的,他為何要痛下殺手。

你不想增加戾氣,有的是厲鬼想。那黑衣男子說罷拂袖而去,不願再理會他。 
月光拉長了他離開的背影,朴智旻望了眼地上的屍體,亦轉身離去,這千年間他看到的生生死死早已讓他變得足夠冷漠。 
他仰臥在自己的墳頭兒上,遠遠地望著對面石碑上歪歪扭扭刻著的閔玧其,思緒飛回了五百年前,閔玧其出征前的身影復現在眼前,那種錐心之痛再次襲來,他蜷縮起肩膀。 
身邊哀怨的童謠再次響起,打斷了朴智旻的苦楚,他不滿地拍墳而起,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大吼一聲難聽死了!田柾國!你給我閉嘴! 
怎能有魂魄如此喪心病狂,那人的屍體還躺在不遠處,他怎麼還能有心思唱歌。 
田柾國卻不管不顧,繼續淺唱低吟。 

蓉城大帥府。 
大帥張昭冧背著手在五姨太芙蓉的房門口踱來踱去,還不時地朝里頭張望,可里面除了不斷地嘶喊,未見任何動靜。 
自初痛開始,五姨太已經在房間裡折騰了一天一夜了,卻遲遲未見生產的跡象。 
午夜,迅雷震電,狂飆地大風捲起滿地的塵土,將院子裡等候的眾人掀翻在地,疾雨隨風而至,如山頹,如野哭。 
房門中忽聞一陣嬰兒的啼哭,隨及房門大開,大帥滿面歡喜地迎上去,穩婆一臉驚慌,急急將小少爺呈上去,恭喜大帥,是位小少爺。 
那芙蓉怎麼樣了?顯然對於這個孩子,張昭冧更關心的還是芙蓉的身體,畢竟所有的夫人姨太中,只有芙蓉最得他的歡心。
 
五姨太她……”穩婆面露難色,支支吾吾。
 
張昭冧一把掐住穩婆的肩膀,惡狠狠地瞪著她,咬牙切齒地問,她怎麼了! 
穩婆只是將頭緩緩低了下去,張昭冧將她一把推倒在院中,五姨太要是出了事,我讓你們全部陪葬! 
穩婆呆坐在院中,低頭望著懷裡那個剛出生的嬰兒,他還未被他的父親母親看上一眼,就被狠狠地關在了門外,暴雨還在不停地落下,穩婆伸手為嬰兒遮蔽著,此時,屋內卻傳來大帥絕望地嘶吼。 
朴智旻伏在牆頭上呆望著大雨中的嬰兒,手中佈滿裂痕的玉佩還在不斷地發出幽暗的綠光,他低頭將手中的玉佩握緊,再抬眼時眼眶裡已蓄滿了淚水。 
他今晚會出現在這裡,只是想偷偷地再看他一眼,就一眼就好。 
院中的房門被一腳踹開,張昭冧怒氣沖沖地衝了出來,面目猙獰,他自腰間拔出佩槍,對準了院子裡穩婆懷中的嬰兒,是這個小兔崽子,害死了他心愛的人。 
穩婆跪倒在雨中不斷地求饒,張昭冧卻毫無惻隱之心,他打開保險,扣動扳機,衝著那嬰兒就是一槍。 
牆頭上的朴智旻也在這一刻震驚了,他只是下意識地就衝了過去,一把將穩婆推倒,那一槍正中穩婆的眉心。 
見槍並未命中小少爺,一旁的副官急忙按住了張昭冧手中的槍,大帥!萬萬不可啊!五姨太在天之靈要是知道的話,定會傷心死的啊! 
張昭冧憤恨地將槍擲於院內穩婆的屍身上,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 
直至院中所有的人都散了去,朴智旻才伸手將穩婆屍身下的嬰兒抱起,被壓在身下,那嬰兒的臉已憋悶的發紫,在被取出的那一刻才放聲大哭。 
朴智旻將他緊緊地摟在懷中,整個人都在不停地顫抖,他怕,怕他還未來得及看上他一眼,他就又離他而去了。 
朴智旻心疼地親吻著嬰兒的額頭,卻發覺,有人自房中步出,他抬眼,正看到牛頭馬面押解著芙蓉的魂魄,芙蓉向他緩緩走近,目光卻一直停留在他懷中的嬰兒身上。 
芙蓉抬手想去撫摸嬰兒的臉,卻抬了抬,又緩緩地放下了,他抬眼望向朴智旻,滿面淚痕,嘴唇在不停地抖動,救他,求你救他…… ” 
還不等芙蓉說完,就被牛頭馬面推搡著向大門走去,朴智旻轉頭與她對望著,猶豫了,他不能留在他身邊,他會害了他的,可那個女人最後的囑託,又讓他心生畏懼,她比他更了解那個被稱作大帥的男人,也許總會有一天,他還是會殺了這個孩子。 
朴智旻將懷中的嬰兒放回到床榻上,本在啼哭的嬰兒卻在睜眼看到他的那一瞬,止住了哭聲,沖他笑了起來。 
朴智旻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小臉,跟上一世一樣,軟嘟嘟的,可一回想到上一世,朴智旻的眼神就暗了下去,他一個不注意,那手指卻被小嬰兒含進了口中,不停地吮吸著。 
朴智旻失笑。 


閔玧其,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?

 

 

 

時光飛逝,今日是閔玧其年滿五歲的生辰,卻在大帥房裡傳來父子倆的爭吵。 

張蕭揚!你給我滾出去! 
伴隨著張昭冧的怒吼,瓷杯瓷壺在五歲的小玧其腳下碎落,他卻倔強地站在原地不肯挪步,今天是他的生辰,他想要出門去見朴智旻,特意來向父親請示。 
父親!今日是我的生辰!我要出門去!小玧其依舊倔強地梗著脖子一遍一遍地重複著。
 
張昭冧這五年來每到閔玧其的生辰都會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喝悶酒,他的生辰,亦是芙蓉的死忌,他本就覺得這孩子是個喪門星,刻意躲著不見,卻沒想到他會自己找上門,還是在今天。 
他抬眼看到閔玧其的雙眸,那雙三角眼跟芙蓉一模一樣,可是他不配! 張昭冧抬手一把掌摑在閔玧其的臉上,直直將人打倒在地,又狠狠地踢了一腳,給我滾出去! 
看著暴怒的張昭冧,閔玧其卻絲毫沒有畏懼,他狠狠地瞪了回去,今天他生辰,朴智旻一定會來找他,他一定要出門去。 
張昭冧看著地上的臭小子一副要跟他對著幹的樣子,怒意更盛,他自書架上取來馬鞭,直指著地上的人,我再說最後一遍,滾回你的房間! 
閔玧其依舊高昂著頭怒視著他。 
那馬鞭狠狠地落下,觸及閔玧其的衣衫,立刻裂開來,伴隨著衣衫一同裂開的,還有那看似幼嫩的皮膚,裂出一道呲牙裂嘴的傷口,立刻有血液滲透出來。 
張昭冧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,他一鞭接著一鞭的落下,將他對芙蓉所有的想念,和對這個所謂的兒子所有的恨統統注入了鞭子裡,並狠狠地落在他身上。 
閔玧其緊咬著牙關忍受著皮開肉綻的痛苦,卻並未發出任何一聲求饒,只在張昭冧停下來休息時,才強忍著痛苦出聲,我要出門。 
張昭冧望著他倔強的樣子,與芙蓉拒婚時的模樣無異,虎毒不食子,今日便罷了吧,他努力用芙蓉的話寬慰著自己,狠狠地別過頭,不再去看閔玧其,把他給我扔出府! 
朴智旻在大帥府門口等了良久,心下有些慌亂,這五年間,他只有在閔玧其生辰這一日才會出現,只要能確保他今日安全,就好。 
可今日閔玧其卻遲遲沒有被副官帶著出門來,朴智旻有些著急,一會兒搓著手來回地走,一會兒又緊皺著眉頭不停地嘆氣,就在他決定要踏進大帥府的那一刻,就看到閔玧其被人抬著,扔了出來。 
朴智旻快步地迎上前去,立在閔玧其眼前,他低頭看著他,滿身的傷痕,一道道綻開的血口,觸目驚心。 
那傷痛在閔玧其身上,朴智旻卻覺得自己比他更痛,痛得他感到窒息,他深深地汲取著氧氣,卻努力的將眼淚憋了回去,一句話都沒說,只抱起小小的閔玧其,轉身離去。 
朴智旻將他帶到了不遠處的破廟裡,將小小的他放在神颱上,他自然不怕犯了神明的忌諱,若是真的有神明,他倒是要讓他看看,他跟閔玧其到底是做錯了什麼,為什么生生世世都要遭受苦痛! 
朴智旻不忍再望向閔玧其,轉身要離去,卻被那隻滿是鮮血的小手拉住了雪白的長衫。 
你要去哪留下來陪我好不好……”
 
身後的閔玧其虛弱地出聲,卻仍滿眼歡喜地望著他,他終於還是見到朴智旻了,見到他日思夜想的他了。

朴智旻卻沒有回頭,他因閔玧其的一句好不好又淚濕了眼眶,他怎麼捨得離開他。 
從他知道閔玧其再次出現在人間時,他多想每一時每一刻都陪在他身邊,可是前世閔玧其出征前的樣子總是浮現在他眼前,他不能再害他了,所以這五年,他忍住每年只一天去確認他安好,可是剩下的每一天,對他來說,都是煎熬。 
他多想回身握住他的手,可是他征戰沙場的樣子再浮現,他只得狠狠地甩開了衣袖。 
閔玧其被狠狠甩下的手垂在神颱邊上,他難以置信地望著朴智旻決絕的背影,心中泛起了一絲苦澀,他緊緊的閉上雙眼,卻自眼角溢出了淚水。 
身上的傷痛讓閔玧其整個人變得迷迷朦朦,恍惚間只感覺有人在替他包紮著傷口,那襲白色刺痛著眼角,他卻怎麼都睜不開眼睛。 
朴智旻自然不會再讓他看到自己,這一世,他不要再進入他的回憶裡了。 
待閔玧其再次醒來,他已經置身於自己的床上了,身邊哪還會有朴智旻的影子,悵然,若失。 
今年唯一的好日子,又算是過完了
 

 

 

 

嗨唷唷~~小雪回來啦XDD

因為<孽緣>突然難產再加上本人真的懶癌末期 ((被毆

所以導致小雪現在才更文~~抱歉啦~~以後應該也會醬XDD

反正我就是隔一兩天更就是啦~

還有喔~<孽緣>的END文...

我 要 鎖 碼 AWA ((就算不是H我也還是要鎖XD

提示在這裡給~到時候就不會有提示囉~~真的解不出來的可以在悄悄話跟我說~

我會直接給你密碼WWW

提示:kjnjo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調皮的小雪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千娜×血琳娜 的頭像
雪千娜×血琳娜

雪色血跡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可憐的母子兩人qwqq
    今天還是沒流眼淚((欸
    事實上我今天下午才哭過(?
    小雪不要讓我燒腦啦((打滾

    By.凜翼
  • 哈哈~糖雞也很可憐啊XDDD
    唉呀呀~算惹沒關係~來日方長阿AWA
    诶诶~~為什麼??花生神馬事??
    全部燒掉最好XDDDD
    想不到再來找我啊WWW
    --淘氣的小小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5 20:51 回覆
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這一世的設定在那個年代??
    只要是先虐後甜
    我接受
    但每次都哭的唉唉叫不過只要看到好結局我就會很開心
    By豬羊
  • 日治時期##
    虐到最後一篇欸XD
    最後一篇的後半段我才打算寫甜XD ((被揍
    不,應該沒有XD ((被圍毆
    密碼解的出來ㄇ? AWA
    --覺得解不出來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5 21:23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最討厭歷史了嗚嗚
    以前考不到88分都要被老師處罰
    是我的陰影啊😭
    每次寫不是當代的文就要做好多功課😣
    最後的字我反白才看到><
  • 哈哈~~小雪歷史還不錯欸~~
    做功課是一定的阿XDDDD
    啊啊~因為小雪的部落格的電腦版是"黑色"的
    所以字體都會用比較鮮豔的顏色~
    用電腦看就會比較清楚喔~
    --喜歡黑色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5 21:53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我也不是歷史不好啦哈哈
    就是國中在A組班 老師標準很高QQ
    導致一脫離歷史就全忘光
    要寫文時再重溫XD
    我很懶得開電腦XDD
  • 哈哈哈哈好喔~~
    手機也可以切換電腦版的!!
    --很大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6 18:1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