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13

 

 

◆  你不懂嗎?我們之間,不可能。

 

 

 

轉眼,閔玧其就十五歲了。 
這十年間,每逢他生辰,他便會在大帥府的門前席地而坐,直至午夜,可朴智旻卻再未出現,連同每年唯一的好日子一起消失殆盡了。 
夜晚,秋日的風拂過,帶來了絲絲的涼意,在台階上蜷縮著的閔玧其下意識的縮了縮,環顧著無人的街道,卻又有些難過的垂下了眼眸。 
今日是他十五歲的生辰,可朴智旻終究是沒有來。 
少爺,明日就要去陸軍學堂報到了,怎麼不早點休息。副官自大門中步出,遠遠就看見了蜷在一角的閔玧其。 
這個大帥府最不受寵的小兒子,卻像極了大帥,那樣固執。 
他還是沒有來…”閔玧其並沒有回答他的話,只是不住地低頭呢喃,他到底去哪了…” 
副官並不清楚他口中所說的人是誰,只是覺得這小少爺也算是重情誼,年年如此,卻又讓人疼惜,少爺,你不吃不喝的已經坐了一整天了,要不跟我進去吧,我讓下人給你準備些吃食。說話間,他已經扶起了閔玧其,準備進門。 
雖然隨他起了身,可閔玧其的目光仍然在街上流轉,他不停地張望著,始終不願意相信,朴智旻,居然棄他而去了。 
長相思,摧心肝。 
朴智旻怎麼捨得離去,他坐在閔玧其頭頂的房檐上,偷偷地望著他,他坐了多久,他就陪他坐了多久,其實就算是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,朴智旻亦覺得是莫大的幸福了。 
他自樹上望著閔玧其的房間熄了燈,才悠悠地飄了下來,倚坐在窗下,側耳傾聽,待閔玧其的呼吸聲逐漸變得平穩均勻,他才推門而入,側坐在閔玧其的床邊,輕撫上他的眉眼。 


他,終究還是放不下。 


直至凌晨,副官來敲門,朴智旻才不捨地離開,飄回了墳地。 
喲!捨得回來了!看著朴智旻一副喪氣的樣子,玄冥就覺得心煩,為了一個男人日日把自己搞得這麼憔悴,像什麼話! 
不用你管!朴智旻伸手打掉了田柾國要搭上他肩膀的手,卻被田柾國一把拉進了懷裡。 
他低頭望著朴智旻,眼神裡寫滿了陰鷙,他箝制著朴智旻的肩膀,狠狠的掐住,像要把他捏碎,朴智旻!這五百年來我對你怎麼樣!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!那個閔玧其他有什麼好!值得你這樣來折磨自己?!” 
朴智旻努力地掙脫著他的束縛,急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他根本什麼都不懂,不懂閔玧其對於他來說到底有多重要。 
好!我現在就去殺了他!再用青銅匕首封住他的天靈蓋,讓他永世不得超生!朴智旻每日一副幽怨的樣子看得田柾國直噁心,喜歡就是喜歡,愛就是愛,把兩個人都折騰的半死不活愁眉苦臉的,就能不愛了嗎?! 
聽到他的話,朴智旻勃然大怒,狠狠地瞪著他,身後猛地泛起幽暗的綠光,倏地出手給了田柾國一記,不可抵擋。 
田柾國吃痛的伏在地上,剛剛朴智旻散發出來的戾氣不知道比他高多少倍,他只冷笑著看朴智旻,他覺得他,越來越是他想要的了。 
朴智旻憤怒難遏,七竅冒出煙來,把一列石碑掃倒,末了只冷冷的留下了一句話,你敢動他,試試看。” 
而另一邊的閔玧其一大早就被帶到了陸軍學堂。 
這裡的男孩子大都比他大,也都是靠真本事考進來的,自然看這個大帥府的小少爺不慣,都摩拳擦掌地想要教訓教訓他。 
午飯時間,閔玧其正端著餐盤向座位走去,突然被一高個男子攔住了去路,那人手插褲袋,你好啊,新同學,我是這裡的班長,金南俊。說話間,那人伸出右手,像是邀請閔玧其握手。 
但看他面色不善,閔玧其猶豫了半晌,還是騰出了右手,可沒想到那人的右手突然抬起,將閔玧其的餐盤打翻在他身上,一襲白色的軍裝變得油跡斑斑,周圍還不時地發出陣陣嘲笑,只見那個罪魁禍首一臉戲謔,衝閔玧其攤了攤手。 
閔玧其倒也不急,張開雙臂將那人一把抱住,把身上的油污蹭在了他身上,順便伏在他耳邊,低聲道,晚飯後,鏡花園。” 
那人自然知道閔玧其這是在約架,可是區區一個十五歲的小屁孩,他也沒什麼在怕的,便抬手拍了拍閔玧其的背,歡迎!歡迎!” 
閔玧其將那人一把從身上推開,略有深意地望著周圍想要拍案而起的同學,輕蔑地笑道,謝謝大家的歡迎!” 
這幅光景看似和諧,窗外的朴智旻倒也為他鬆了口氣。

晚飯後,鏡花園。 
閔玧其與金南俊對面而立,由於年齡的原因,對方顯然比他壯碩,也幾乎比他高出一整個頭,可在氣勢上閔玧其卻絕不遜色於他。 
雖然他自小生在大帥府,但是格鬥搏擊類的課目他從沒機會學過,他僅會的幾招,還是在父親的馬鞭下學來的抵抗,可他眼神中那與生俱來的不服輸,卻無形間使他強大了起來。 
他面露不屑,衝金南俊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,來呀。” 
金南俊見這猖狂的小子居然敢主動挑釁,便也無所顧忌的沖他大打出手,他摸不透閔玧其出拳的套路,每一招都無規無矩,卻又透露著狠戾。
金南俊與他對抗起來也有些吃力,可終於讓他找到了機會,一拳重重地擊打在閔玧其的右臉上,可讓他奇怪的是,那小子居然從不防守,就連重拳落在他的右臉上時,他也毫無顧忌只是將拳頭回擊在金南俊的腹部。 
兩人同時受了些傷,也短暫的拉開了距離。 
雖並未分出勝負,可金南俊就在看到閔玧其的表情時有些退縮了,他眼神中透露著凌厲狠絕,唇角掛著血跡,卻還在衝著他笑,笑得詭譎而神秘。 
閔玧其望著眼前正吃痛準備退縮的人,只覺得所謂的班長也不過如此,可是既然是他挑起了這場戰爭,就該戰鬥到底啊。 
他望著開始向後退的金南俊,加快了步子向他衝了過去,卻沒曾想金南俊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棍,狠狠地沖他揮了過去,閔玧其並沒有閃躲,那一棍直擊中他頭部,只一瞬,右耳傳來的嗡鳴就讓他感覺到頭暈。 
閔玧其強撐著下墜的身體,繼續向著呆愣在原地的金南俊走去,被擊中的頭部還在不停地向下滴血,黏稠的血液已浸濕了整個右耳,順著下巴滴落在胸前。 
他一步一步地接近著他,只在最後一刻金南俊才看清他手中的那把匕首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那把匕首已經全部沒入了他的胸膛。 
望著金南俊直直地向後倒去,閔玧其的全身才洩了力,眩暈感襲來,雙腿發軟的向下滑落,只在最後一瞬才被人扶住。 
他靠在那人肩上,抬頭眼神迷茫的掃過他的臉,卻在下一刻緊緊摟住了他的腰,將頭埋進了他的頸窩,悶悶地出聲。 
我好想你。” 
這句話就像剛剛那把匕首一樣,直直地刺入了朴智旻的心裡,他心下倏得一緊,眼淚立刻蓄滿了眼眶,可他還是狠狠地推開了閔玧其,直直地望進他眼睛裡。 
他怎麼可以,怎麼可以再為自己動心。 
可是看著遍體鱗傷的閔玧其,朴智旻還是狠不下心,他一頭扎進了閔玧其的懷抱,緊緊環住了他的腰,伏在他肩上嗚嗚的哭了起來,他們明明只見過幾次面,他怎麼會說想他,怎麼能說想他,他不住地呢喃,怎麼可以怎麼可以……” 
閔玧其心疼地將朴智旻抱緊,不住的親吻著他發頂,他真的好想他,十年來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在認真的想他,……” 
閔玧其剛打算出聲喚他,卻只覺得頸部一痛,無力地昏了過去。 
田柾國站在閔玧其的身後,冷冷的望著朴智旻你要繼續害死他嗎?” 
朴智旻震驚地望向懷裡昏倒的人,只得將他推給了田柾國,不忍再抬頭看田柾國帶他離開的背影,朴智旻取出玉佩狠狠地攥在手裡,將玉佩的形狀嵌在手心,他逼迫自己回憶起戰死沙場的閔玧其,和那屠城的慘狀,狠狠地告誡自己。 


朴智旻,你不要踰矩了。

 

清晨第一縷陽光灑滿了宿舍,床上的閔玧其不情願地翻了個身,慢騰騰地坐起,全身疲憊,他抬手揉了揉脖子,酸痛,又抬眼望向窗邊,才看到那個黑色的背影。 
他下意識地警覺了起來,你是誰?! 
那人並未回身看他,只冷冷地道了句,你離智旻,遠一點。 
朴智旻?你認識朴智旻?閔玧其出聲試探。
 
那鬼並沒打算理他,轉身就要出門,卻被閔玧其一把鉗住了手腕。 
他微瞇起雙眼望著那鬼魂,手上的力道逐漸加重,朴智旻在哪。 
田柾國只輕輕甩了甩衣袖,便將閔玧其的手甩掉,區區人類,不自量力,你別打智旻的主意了,他是我的。 
閔玧其的粉舌輕滑過上排牙齒,越看這鬼魂的背影越覺得他惹人厭惡,他自背後緊握起拳頭就沖他揮了去,可是這樣的招數怎麼可能傷得了玄冥,他只輕輕側身便躲過了,閔玧其卻沒能及時收住拳頭,直直地摔倒在門口,塵土飛揚。 
田柾國抬手揮了揮,拂去灰塵,輕笑著瞥了他一眼,飄悠悠地出了門。 
閔玧其雙手捶地,目露凶光,卻又麻溜爬起來跟了上去,他一定知道智旻在哪。 
田柾國自然也是一早就發現了身後偷偷摸摸跟著他的閔玧其,突然玩兒心大起,他倒要看看一會兒智旻見了他,會是哪樣一種絕情。 
跟著那魂走了好遠,翻山越嶺的,閔玧其才終於踏進了一片墳地,遠遠地,他就看到墳頭上躺著的那個白衣少年,笑意立刻浮上臉頰,智旻! 
朴智旻卻在聽到這一聲呼喚時愣住了,那是他日思夜想地聲音,正喚著自己的名字,他下意識的翻了個身,自己的臆想症又嚴重了,居然連白天都開始想他。 
閔玧其見他並未應聲,便慢慢地向他靠近。 
卻還是被那個黑色的身影攔住了,你別過去,太危險了。 
看著那人一臉玩味地笑,閔玧其啪地打掉了他的胳膊,衝朴智旻走了過去,智旻……” 
朴智旻聞聲驚坐起,卻真的看到了向他跑來的閔玧其,就像上一世戎裝歸來的他,滿面歡喜地帶回了大獲全勝的消息,他一時間有些迷離。 
可是很快,他望見了閔玧其頭上尚未結痂的傷口,腦海裡重現了昨晚田柾國的那句話,你要繼續害死他嗎。 
他眼中一時的驚喜變成了落寞,隨即被一抹陰鷙代替了,他倏地飄至閔玧其的身前,伸手一把扼住了他的咽喉,緩緩地將他舉了起來。 
玄冥在一旁抱臂看熱鬧,他看著閔玧其憋得滿臉通紅的樣子就覺得可笑,他不是告訴過他,很危險的嗎。 
可當他轉眼再看向朴智旻時,卻有些出乎意料,他滿眼狠戾決絕,手指也在不斷地收緊,好像真的要殺了閔玧其一般。 
閔玧其無法低頭看清朴智旻的表情,卻只遠遠的望見了他身後三座並排的墳頭,朴智旻之墓”“玧其之墓和最後那石碑上歪歪扭扭的三個字閔玧其 
原來,朴智旻從未放下過他。 
他伸手撫上朴智旻緊掐著他脖子的手,來回地摩挲,全然顧不得那種窒息感和逐漸佈滿血絲的眼睛,他只是輕輕地撫著朴智旻的手背,溫柔,眷戀。 
就算他現在死在朴智旻的手裡也絲毫不覺得後悔,因為朴智旻為他受過的苦,他幾輩子都償不完。 
直到他漲紅的眼睛裡流出生理性的眼淚打在朴智旻的手背上,被緊緊扼住的咽喉,卻努力艱難地發著聲,十年你去哪兒了……” 
聽到閔玧其痛苦的質問,朴智旻眼中的淚水才閃了閃,突然回過神來,手臂失力,頹然地將閔玧其丟在了地上。 
他剛剛差點,親手殺了他。 
朴智旻一臉驚恐地望著閔玧其伏在地上不停地喘息,他的右手還在不停地顫抖,眼睛裡漸漸迷上了一層薄霧,模糊了他的身形,朴智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。 
閔玧其看著他一副瀕臨崩潰的樣子,也顧不得頸部的鈍痛,只想衝過去抱緊他,不想再錯過任何一個留在他身邊的機會了,可還沒將人擁進懷裡,就被一把推開了。 
朴智旻張牙舞爪地豎起全身的刺,絕望地沖他嘶吼著,你滾!離開這裡!不然我還是會殺了你!
閔玧其只得滿眼心疼地望著崩潰的朴智旻,想要去抱抱他的手還懸在空中,不上不下,呢喃地喚出聲,智旻……” 
朴智旻轉過身去不再看他,只一遍一遍的重複著,快滾!我不想再見到你! 
望著他消瘦單薄的背影,閔玧其就是不肯死心,他抬手想要去觸碰朴智旻孱弱的肩膀,卻被一隻黑色的衣袖擋下了。 
你走吧……”
 
田柾國見過淡漠冷靜的朴智旻,見過憤怒失控的朴智旻,也見過思春傻笑的朴智旻,卻從沒見過像今天這樣,崩潰痛哭的他,望著他深深地垂著頭,孱弱的肩膀不住地抽動,他的心也跟著上下抽動了起來,他第一次懂了,什麼叫心痛。 
閔玧其卻杵著不肯離開,玄冥向後不斷地推搡著他,他只得踉蹌地向後退去。 
你非要每天看他這麼痛苦才滿意嗎?!這糾糾纏纏相互折磨的兩個人看得田柾國都替他們難受,有什麼狠話可以一次說完,斷也斷個痛快!
 
田柾國的話也確實敲打進了閔玧其的心裡,他愣住了,他糾纏朴智旻這麼久,帶給他的除了痛苦,還有什麼呢,他連生生世世陪伴的承諾都給不了,還要拿什麼繼續去愛他。 
如果他所有的愛,轉換到朴智旻身上都變成痛苦的話,閔玧其寧願,從來沒愛過。 
他轉身不願再去看朴智旻,卻又忍不住地回頭望見了那白色的身影蜷縮在地上,不住地顫抖,他終是橫下了心,沉沉離去。 
田柾國自背後將朴智旻抱起,伏在他耳邊輕聲安撫,沒事了他走了……” 
朴智旻並未掙脫他的懷抱,只反复地呢喃,你昨晚,為什麼沒替他包紮傷口,他頭上的傷剛剛還在流血……”這句話似說給田柾國聽的,卻也是說予自己聽的,他根本沒辦法護他周全,可是還固執的想留在他身邊。 

田柾國環著他的擁抱突然僵住了,他低頭嘆了口氣,嘴角撇了撇,卻只扯出一絲苦笑

 

原來不管他讓朴智旻如何痛苦,在朴智旻的心裡,從來都只有閔玧其,一個。

 

 

 

嗨唷唷~~這裡是小雪~~

跟大家說喔~~<孽緣>從這一篇開始就換格式囉~~

標題變得像上面↑↑那樣囉~~

以前幾篇也都會慢慢改到現在這種的唷~

有興趣的人可以再回去看看AWA

這篇讓我們隊長出來透透氣啦WWW

--心血來潮改格式的小雪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千娜×血琳娜 的頭像
雪千娜×血琳娜

雪色血跡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有被虐到阿qwqq
    但標題我看不清楚拉 小雪的底是白色的字也是白的 看不太清楚啊
    隊長出來了 但是是個小反派哪

    By.凜翼
  • YA!!虐到你了WWW
    啊啊~那個很多人反應過了~
    小雪的部落格電腦版是"黑"的喔~
    如果是用手機看的話請轉成電腦版AWA
    --以電腦為主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6 23:37 回覆
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所以
    糖雞不會在一起了?!
    藍受
  • 會拉~~
    不要藍受QAQ
    --就說是HE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26 23:34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看這個配陳奕迅的愛情轉移害我眼眶含淚QQ
  • 诶诶!!同類XD
    這篇文就是在這首歌下誕生的唷XD
    我也哭到不要不要的QAQ
    --覺得好巧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22:0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