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緣14

 

 

◆  為什麼連保護你都變的困難...?

 

 

 

直到午後,閔玧其才拖著步子走回到陸軍學堂,卻發現副官已經等候多時了。   
他隨副官回到大帥府,自然是因為金南俊的死,一場暴風雨似的打罵如期而至。 
他只跪在書房的地上,重重的馬鞭落在身上,從小到大,他捱過的辮子無數,一言不敬就是一通打罵,他早已習慣了這種痛楚,雖還是緊皺著眉頭,表情卻略顯麻木。 
張昭冧見他絲毫沒有悔改之意,命人將鞭子浸過鹽水,再招呼在他身上。 
濃濃的鹽水滲透進皮開肉綻的傷口,像被獠牙生生地咬住,一時間痛得閔玧其弓起了背,手指緊緊的扣住了膝蓋,強忍著皺緊眉頭。 
說!你錯了沒有!
 
閔玧其上齒緊緊地扣著下唇,仍一聲不吭。 
張昭冧見他死不悔改,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 
閔玧其強忍著,卻仍希望這鞭子打得重一點再重一點,最好將他生生打死,反正沒有了朴智旻,苟延殘喘的活在這世上,也沒有什麼意義了。 
可強撐的閔玧其終究還是沒能敵過劇烈的疼痛,昏了過去。 
可是當那個白色的身影偷偷潛入房間時,他卻醒了過來,那白色的身影朝他輕輕吹了一口氣,他屏住了呼吸。 
沉了片刻,便覺得鬢間溫熱。 
朴智旻用熱水浸濕了帕子,替他擦拭著額角幹掉的血跡,心疼地責備著,就不能服個軟嗎……從小到大都不知道你到底在倔什麼……” 
說者無意,聽者卻有心。 

朴智旻似責備的關心,一下子暖了閔玧其的心房,他眼角落下一滴淚,悄無聲息地沒入了鬢角,卻還是被細心的朴智旻發現了。 他停下手中的動作,跪坐在閔玧其的床邊,輕撫著他的淚痕,喃喃自語,怎麼連你的夢……都這麼難過……” 他輕俯下身,將頭靠在閔玧其的胸膛上,傾聽著他的心跳,熟悉的味道將他包裹,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。 閔玧其感受到胸前平穩地呼吸,才偷偷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,瞧著熟睡的他,露出眷戀的微笑,抬手想撫上朴智旻的頭頂時,卻發現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,又猶豫地放下了,只靜靜地盯著他看。 
就這樣看著他,看著看著就安心的睡著了。 
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 
自此之後的每一晚,閔玧其都不敢睡,他怕朴智旻來了他不知道,他每晚都等,等到不知不覺地睡著,可是沒再等到過朴智旻。 
閔玧其每個夜晚躺在床上就在想,朴智旻心裡明明就是有他的,可是為什麼從不肯光明正大的對他好,他到底在逃避什麼 
他整夜整夜苦苦地等待著,人熬的越來越憔悴,心也熬的越來越煩躁,他不禁開始怨恨,怨恨他曲折的命運,怨恨他們淺薄的緣分,怨恨自己投入的感情,甚至開始怨恨朴智旻的逃避,這積壓的怨恨使他整個人變得暴戾,也越來越像他的父親。 
他狠狠地拎起眼前瘦弱男生軍裝的領帶,一把將他推倒在地,他們無冤無仇,只是那男孩子的眉眼像極了朴智旻,讓他恨之入骨。 
凡是路過他身邊,長相有一絲像朴智旻的人,基本都捱過他的打,很快,閔玧其在陸軍學堂就變得臭名昭著了,有不少人摩拳擦掌地準備好好收拾他一頓。 
這一日,閔玧其至宵禁時才回來,他握著個酒瓶,身形晃蕩地步入宿舍,卻在路過院子花壇邊上時絆了一跤,酒瓶狠狠地砸碎在地上,發出刺耳的碎裂,周圍的房間陸陸續續地亮了燈,大家都好奇地步出房門看看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 
閔玧其望著周圍一個個好奇的腦袋,就覺得煩躁,看什麼看啊!兔崽子們!他一臉挑釁地用舌頭滑過上排牙齒。 
都是男孩子們,也都處在血氣方剛的年紀,誰能受得了這樣的挑釁?很快大家便都圍了上來,看著這個十惡不赦的惡棍,咬牙切齒。 
閔玧其看他們憋著一臉地憤怒就覺得可笑,他隨手扯過一個人來就狠狠地一拳砸在他臉上,那人直直地摔出老遠,他眼含凌厲地掃視周圍摩拳擦掌的人,不知是誰喊了聲上啊,一群人便烏壓壓地圍了上去。 
樹上的朴智旻就這樣看著他,他不知道閔玧其今天又發哪門子瘋,但見他還應付的過來,本來沒打算現身,可是一把明晃晃的小刀,映著月亮清冷的光刺痛了朴智旻的眼睛,那把刀顯然是衝著閔玧其去的,眼看就要刺入他的胸膛了,朴智旻還來不及思考就衝過去捉住了那人的手腕,一掌將他打開。 
閔玧其愣愣的看著一襲白衣的少年,他現了身,散發著他從未見過的戾氣,陰沉的浮在他的頭頂,面目猙獰,青筋自少年的脖頸向上蔓延,佈滿大半個臉頰,眼眸變得猩紅,兩手向上攤開,似汲取著月光的精華。 
突然朴智旻緊握住雙手,繼而狂風大作,晴空霹靂。 
眼看一群人四散逃去,只留下地下那個被他打倒的少年,朴智旻才微微收了力,回落到地上。 
閔玧其吃驚地望著眼前的朴智旻,還沒回過神來,朴智旻就一把掐住了地上少年的脖子,將他拎了起來。 
眼看著那少年不斷地掙扎,滿面痛苦的張著大口呼吸,閔玧其衝過去一把推開了朴智旻。 
那少年才摔落回地上,貪戀地大口吸取著氧氣。 
你怎麼能害人性命!閔玧其怒氣沖沖地瞪著朴智旻,剛剛朴智旻猙獰的面目浮現在他眼前,與曾經單純善良的他,判若兩人,他不能,他絕對不能再讓他增加戾氣了。
 
朴智旻只覺得這場景似曾相識,下意識淺淺地回了句,他要殺你啊…” 
他要殺我,可我並沒有想殺他!
 
朴智旻見他一副義正嚴辭的嘴臉,突然眼淚控制不住的奪眶而出,上一世的記憶完完整整的浮現了出來,他也是這樣跟閔玧其爭吵,為了他的三皇兄。 
朴智旻突然大哭了起來,不斷地咆哮著,我是厲鬼!就是害人的厲鬼!我要殺光所有人!殺光所有害你的人! 
閔玧其看著突然大哭起來的朴智旻,有些手足無措,智旻……” 
現在的你早就不是以前的你了……”朴智旻深深地垂下了頭,反复呢喃地轉身離去……
 
留下閔玧其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 
你不要以為你救了我,我就會感謝你,我總有一天還是會殺了你!替我哥哥報仇的!地上的少年突然出聲,硬生生將閔玧其的思緒從朴智旻身上拉了回來。
 
他有些厭惡的看著地上的小鬼,誰想救他了,閔玧其白了他一眼轉身要走,卻被哥哥這個詞吸引住了,你哥哥? 
他叫金南俊!你殺人無數,可能都不記得他是誰了吧?!”看著閔玧其若有所思的樣子,那個少年啜泣出聲,對於你來說他可能只是個無足輕重的人,可是對於我來說卻是我的整個世界……”
 
閔玧其望著地上瘦弱的少年無助哭泣的身影,突然與他記憶裡的那個少年重合了起來。 
* 
你還有個哥哥?閔玧其試探地問出。
 
提到哥哥,眼前的朴智旻就有些難過,不過他比我早五年去世我去世的那年十七歲,哥哥去世時也是十七歲…” 
朴智旻望著天空發呆,自顧自的說著,我們倆是孤兒,從小就只有哥哥在我身邊,就算他在餓死之前,最後的一口糧食也塞給了我……”他暗暗地低下頭去,眼淚在眼眶裡不停的打轉。 
淺淺地低吟出聲寂寂花舞多,嚶嚶鳥言頻。心悲兄弟遠,願見相似人。 
一首吟罷,他靜靜地望向閔玧其。 
四目相對。 
* 
閔玧其蹲下身,心疼地伸手想將地上的少年攬入懷中,卻被那少年揮出的匕首劃傷了手掌,鮮紅的血液汩汩地流出,望著那少年逃走的樣子,腦海中卻一直浮現另一個少年的責備和傷心欲絕的模樣。 
是你!都是因為你!我永世不得超生,永遠忘不掉所經歷的痛苦!
 
他緊緊的攥住了拳頭,握著汩汩流血的傷口,蒼白的臉上寫滿了哀傷,直直的望著白衣少年逃離的方向。 

不思量,自難忘。 
閔玧其輾轉反側,滿腦子裡都是朴智旻,他匆匆拎起件衣服就出了門,他想見到朴智旻,現在,立刻。 
他深思熟慮了半天,卻也沒鼓起勇氣去當面找朴智旻說清楚,他不想再被他推開了。 
他躲在草叢後面探頭探腦的張望,才終於望見朴智旻被那個黑衣魂魄從墳頭拉了起來,手裡被塞了一根高香。 
他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麼,只見那個黑衣魂魄好像生氣的拂袖而去,留下朴智旻一個魂衝著一根高香發呆。 
可是沒過多久,那個黑衣魂魄又飄了回來,在朴智旻身邊坐下,一把奪過那根高香狠狠地摔在地上,大吼了一聲,這次連閔玧其都聽到了,他什麼都不記得了!你還不吃不喝地對著一根高香發什麼呆! 
閔玧其微怒,誰說他什麼都不記得了。 
朴智旻並沒有回他的話,只是抱緊了自己,將頭埋進了手臂了,肩膀顫抖,好像在哭泣。 
閔玧其多想像以前一樣,將他摟進懷裡拍拍他的背,也可以順便親吻下他的髮頂,揉亂他的頭髮,哄哄他,他一定就不會哭了。 
可現在卻有人取代了他的位置,那個黑衣魂魄將他摟進了懷裡,低聲吟唱起一首童謠,可是沒想到朴智旻卻哭得更兇了。 
閔玧其頹然得坐倒在地上,背靠著樹幹,眼淚也不自覺的流了下來,原來田柾國唱的那首童謠,他再熟悉不過了。 
在他還是個神棍時,用來哄那個可愛小鬼魂睡覺的曲子。 
一曲童謠,讓兩個相愛的人,一起哭掉了整個從前。 
他心疼朴智旻,怎麼變成了如今的模樣? 
花自飄零水自流,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 
閔玧其還是每夜都會來,靠在那棵柏樹下,望著墳地裡的魂,他想遠遠的看著他,就像他以前守在他身邊一樣。 
這一守,又三年。 
期間他被田柾國發現過,也威脅過,可是他怎麼會怕這個自大的情敵呢。 
他拿出求來的符紙一把拍在他的胸膛上,那符紙自燃成灰,卻電得田柾國渾身發顫地跪倒在地,閔玧其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,狠狠的出聲警告,你,離朴智旻遠一點!他怎麼可以隨便碰智旻。 
田柾國冷笑一聲,就憑你?!!”他一個毛頭小子,雖然是比幾年前個頭變大了,可是拿什麼來跟他這個上千年的厲鬼比? 
閔玧其蹲下身,用手指狠狠地戳著田柾國的肩膀,目光凌厲,咱們,走著瞧。 
走著瞧的日子還長。


今日閔玧其因為學堂的事耽擱了,趕到墳地的時候已經接近子時了,平時這個時候智旻都該睡了吧,他悄悄地躲在柏樹後張望,卻沒看到朴智旻的身影,就連那個該死的田柾國都不在,他突然有些心慌。 
他該不會被哪個厲鬼拐跑了吧?!!!
閔玧其立刻坐不住了,跳脫出去,在朴智旻的墳頭附近出聲喚他,智旻!智旻! 
卻被身後突如其來的一拳掀翻在地。 
他轉身望見滿身是傷的田柾國,更加擔心起朴智旻,他緊緊鉗住田柾國的肩膀,質問他,智旻呢?!” 
田柾國卻像發瘋一般打開他的手臂,蓄力一記招式直擊在他的胸口,閔玧其立刻向後彈了出去,伏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。 
田柾國也在盡全力的一擊之後無力的摔倒在地,他出聲呵斥著,混蛋!明明就是你帶人來抓走了智旻!還裝什麼好人!!!” 
那群人一身跟閔玧其類似的軍裝,還帶著個法力高強的道士,一來二話不說就設了陣,符紙衝著朴智旻身上投射,田柾國替他擋了幾下,卻被金錢劍刺傷,眼睜睜地看著奄奄一息的朴智旻,被那人用金錢劍架在脖子上,押了回去。 
閔玧其滿臉疑惑,他一整天都待在陸軍學堂裡,除了副官叫他去跟校長談話…… 
副官?! 他怎麼會來?還偏偏是在朴智旻被抓走的這一天?用來拖住他的?!
閔玧其自地上竄起,上前一把拎住田柾國的領口,目光陰沉,如果真的是他爹將他抓走了,那朴智旻就真的危險了,那群人是什麼人?!為什麼說是我帶來的?!” 
田柾國胸口的傷還在不斷地的向外冒著黑氣,他已經無力推開閔玧其,見他一副擔心的樣子,看來人不是他帶來的,可是如果不是他帶來的他不敢再往下想,朴智旻會不會得罪了誰,那道士會不會讓他灰飛煙滅…… 
田柾國自腰間取出一個勳章舉到閔玧其的眼前,這是他攻擊那個首領時在他胸前一把抓下來的。 
閔玧其鬆開他的衣領,一把奪過勳章,看清楚後,才冷哼一聲,將它緊緊地攥住,勳章深深的嵌入手心,如太陽散發出的光芒一般刺入他的皮膚,鮮血淋漓。 


哼,青天白日勳章,除了他那個大帥父親,還有誰會有?

 

 

哇啊啊啊啊!!!! ((滑倒

...大家好...我是......小雪...((小聲

讀者:((

:哇啊啊啊!!!對不起!!! ((

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!!!!!小雪知道我罪該萬死啊!!!隔了三天都沒有發文惹!!!

我又被靈感君拋棄了啊!!!它又拋下我去度假了QAQ

所以<孽緣>1000賀文都還在難產中TAT

小雪也很想趕快生出來啊!!!但是懶癌又剛好發作惹TAT

小雪會努力的QAQ請各位公主王子...!是各位國王皇后們(我到底在供三小...

請努力尊重友善包容微臣我QAQ((這絕對不是在幫聖結石打廣告XD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提醒大家要踴躍去解碼的小雪X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雪千娜×血琳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凜翼/空鏡
  • 靈感君出走是常見的事((拍拍
    我們要有 尊重 友善 包容 的精神((供三小
    小雪也有看聖結石阿
    我以前也有看((那時候還是頑Game
    ((超專業的網民

    By.凜翼
  • 嗚...小翼!!!! ((抱
    嗯嗯嘿啊~
    不過也沒有很瘋就是惹~~
    話說...小翼啊~ 也叫小空來逛逛阿~~
    不要一直潛水阿~會溺死的唷AWA
    --好奇小空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12:38 回覆

  • 猴子
  • 大姐~很高興隔了72小時妳終於生出難產的14集..
    不過...messenger要看阿阿阿阿阿~~
    連假都在家很無聊捏0.0
  • 唷呵呵~~就是不看阿~
    你能怎樣AWA
    我也很無聊阿~都在看守護甜心XDD
    --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12:33 回覆

  • 糯米
  • 啊啊啊啊啊看完文回來了XDDD
    我剛才都把妳目前發的文看完了哦~只是懶的留言(欠揍
    前幾篇有被虐到(畫圈圈
    什麼密碼的我不想解~妳告訴我好嗎(拖出去
  • 沒關係~我也很懶的~ ((被毆
    哈哈哈~就是要虐你AWA
    喂喂#真是懶癌發作欸你XD
    好啦~你用悄悄話問我ㄅ~
    --一樣很懶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19:05 回覆

  • 吃貨豬羊
  • 毆逆也看youtube跟我一樣
    這次的文讓我有點難懂
    不過我會努力懂的
    歐逆加油!!!!~~~~
    By豬羊
  • 唷~嘿啊~
    诶诶~會嗎~
    嗯...加油吧XD
    嗯嗯懷庭!!
    --會加油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19:0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不會游泳的金魚
  • 我電腦的愛情轉移還在循環啊啊啊QQ
    討厭啦嗚嗚嗚(擦淚
    不過...田柾國跟玄冥是...??
  • 哈哈哈XD
    (遞衛生紙
    呃...因為本人有點發燒所以腦袋空空...
    "玄冥"是煉獄的角色拉...
    又打錯惹TAT
    下次會改的~
    --謝謝歐逆揪錯的小雪XD

    雪千娜×血琳娜 於 2017/05/30 22:15 回覆